中文版   英文版

新闻分类

新型煤化工获扶持 我国多煤少气贫油窘境或缓解
首页 > 新闻中心
新型煤化工获扶持 我国多煤少气贫油窘境或缓解
* 来源 : 中国新闻网 * 作者 : 史建磊 * 发表时间 : 2012-07-17 * 浏览 : 35

 

 

       近年煤化工产业掀起了投资热潮,不过缺乏政策引导,一哄而上、重复建设导致了目前传统煤化工的严重过剩。新型煤化工则因核心技术有待突破等存在一定风险,但其代表煤化工的未来发展趋势,将受到国家政策的倾斜扶持。

 

       传统煤化工严重过剩    但并未走到尽头

 

       据了解,传统煤化工主要分为,“煤-电石-PVC”、“煤-焦炭”、“煤-合成氨-尿素”三条产业路线。前几年因为利润可观,各地纷纷上马煤化工项目,带动我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传统煤化工生产国。

       但由于缺乏政策引导,企业盲目性的建设造成地区之间存在产业雷同、重复建设的状况,造成目前我国传统煤化工产业严重过剩局面,不过由于对技术创新要求相对偏低,规划优势及成本优势等因素对盈利的支撑作用,依然刺激不少大型传统煤化工投资频频出现。

       上周末中海油网站即传出其首个煤化工项目签约施工消息,消息显示,中海油下游第一个煤化工项目—中海油华鹤公司3052化肥项目,位于黑龙江鹤岗,该项目以煤为原料,采用GE公司的水煤浆气化工艺和低压合成工艺碳酐气提硝酸铵工艺,年产能为30万吨合成氨、52万吨大颗粒尿素,计划于2013年10月建成投产。

       对此卓创煤化工分析师李训军介绍说,中海油上马的项目主要是合成氨和尿素,目前合成氨、尿素也处在产能过剩的状态之下,2011年合成氨产能6800万吨,尿素7300万吨。由于产能过剩,目前合成氨及尿素企业议价能力较弱,难以把握定价权。不过如果中海油将尿素的产业链延长,继续深加工,或将走出一条“活路”。

       中宇分析师关大利也表示,虽然产能严重过剩,但不代表煤化工已经走到尽头,只要厂家与上下游企业建立稳固长期的合作,或延伸产业链的发展,增加收益来源,传统煤化工市场仍会有一定发展前景。

 

       新型煤化工代表发展方向   但核心技术需创新

 

       传统煤化工项目污染大,物耗、水耗较高,加上前期盲目上马,缺乏规划,造成资源闲置和产能严重过剩,因此近年来以煤制天然气、煤制烯烃、煤制油、煤制二甲醚、煤制乙二醇为代表的新型煤化工开始涌现。

       由于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逐年提升,相对富煤的现状,决定了煤炭深加工的战略性地位,而上述新型煤化工产品主要是国家战略产品或供应存在缺口的产品。因此技术性更高,更受国家政策支持的新型煤化工,成为投资热点。

       以煤制烯烃为例,中宇资讯监测数据显示,MTO/MTP工艺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技术,它是以煤基或天然气基合成的甲醇为原料生产低碳烯烃,是以煤替代石油生产乙烯、丙烯等产品的核心技术。MTO工艺的产品主要是乙烯和丙烯,MTP工艺的产品主要是丙烯。截止目前,国内共有甲醇制烯烃项目4套,烯烃总产能176万吨/年。

       另据中宇不完全统计,国内目前在建及获批待建甲醇制烯烃项目10个,总能力540万吨。其中在建甲醇制烯烃项目7个,总能力430万吨/年。同时规划中的项目能力接近1700万吨/年,其中石化系统参与建设项目占新扩建总能力的约20-30%。建设项目地点涵盖河南、浙江、山西、内蒙、宁夏、贵州、黑龙江、陕西、河北、安徽等省份。

       另一热点项目煤制油也呈现跨越式发展,李训军说,根据《煤化工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》,2010年、2015年和2020年,煤制油规划年产分别为150万吨、1000万吨和3000万吨。

       但新型煤化工产业的建设发展过程中,同样难以避免盲目上马,重复建设的煤化工产业老路,而且核心技术、市场开发滞后,产品缺乏竞争力等影响到煤化工装置大量闲置,如二甲醚年产能已经超过1000万吨,但年平均开工率长期难及3成,盈利困难造成不少煤化工企业破产、倒闭或游离在此边缘。

 

       产业政策频出   新型煤化工未来可期

 

       为规范煤化工行业发展,去年发改委下发《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》。通知规定,在在新的核准目录出台之前,禁止建设以下:年产50万吨及以下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、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、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二甲醚项目、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油项目、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煤制天然气项目、年产20万吨及以下煤制乙二醇项目。

       今年3月份国家能源局发布《煤炭工业发展“十二五”规划》,《规划》提出,在内蒙古、陕西、山西、云南、贵州、新疆等地选择煤种适宜、水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,重点支持大型企业开展煤制油、煤制天然气、煤制烯烃、煤制乙二醇等升级示范工程建设,加快先进技术产业化应用。

       而且据网易财经报道,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吴吟表示:“现代煤化工技术对煤炭的综合利用更加高效,是非常有前景的,我们想不能停,要努力地探索它。中国不久将出台煤炭深加工产业的“十二五”规划,以此规范煤化工项目的发展。该项规划将规定哪些煤化工项目能上马,怎么建设以及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等等,不在这个盘子里的项目,那是不能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 尽管国家鼓励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,但是避免一哄而上造成产能过剩,“十二五”期间不会批准现代煤化工产业大规模发展,全国将仅有15个示范项目得到扶持,因此这些项目都申请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开工建设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“煤化工要想有一个较好的发展未来必须加大政策方面的引导,并淘汰落后产能,制定严格的准入门槛。”李训军说。

       中宇资讯刘明佳也表示,对于新型煤化工行业来说,产品主要是国家战略产品或供应存在缺口的产品,如果技术上能够有进一步突破,对于改变我国“多煤、少气、贫油”的局面将有较大帮助。因此国家后期政策变调有可能,但是应该会重点在新型煤化工项目。